地球物理大地测量
科学
计算软件

CASM.jpg

深切缅怀**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学家许厚泽院士-在许厚泽院士教导、鼓励和呵护下不断进步

 二维码 490
发表时间:2021-09-04 09:50作者:章传银

2021年8月31日早上8点,我步行在上班路上,突然收到一条许院士仙逝的微信,虽然知道许院士重病两年多,可还是无法接受,顿时难以迈步,只得就近找一块路基坐下来平复心情,泪水不由自主地洗刷着脸匣,许院士矫健身影、爽朗笑声、慈祥面容、严谨态度、大师风范,一幕幕快速闪现,无尽哀思,深切缅怀!

**次领略许院士的风采,是在1999年湖南长沙“重力与固体潮学术年会”上,那时我刚毕业参加工作。会议安排了两场学术交流会,许院士全程聚精会神,积极讨论,他特别善于引导年轻人讨论和思考,能让人深切感受到他的爱护和期待,提高自信。许院士的大师风范和人格魅力顿时让我折服。

**次获得许院士当众表扬是在2002年全国大地测量学术年会上,当时我院主持863课题我国首套水下GPS导航定位系统研发,有较大争议,许院士却在会上主动公开地表扬了我,并当面鼓励放开包袱、大胆探索,此后,又在多个不同场合公开支持,其实那时许院士对我并不熟悉。此项成果后来获得了2004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,也算不负许院士的期望。

在我从事的研究方向上,许院士均具有很深的造诣。正因如此,我有幸长期在许院士的教导、影响和呵护下不断进步。2003年,国内兴起重力卫星时变重力场(GRACE)讨论热,我当时刚博士毕业,胆子大,一次研讨会上我提了3个想法“GRACE的6阶及以下重力场用SLR弥补”“低低跟踪加速率在重力场反演中可发挥较大作用”“220km低低跟踪数据不含90阶以上有效重力场信号”,一时引起较大争议和批评,让我措手不及,有些慌神。这次研讨会许院士有事没到场。后续一次研讨会上,许院士看见我了,在楼道里大声喊我名字,我由于心里忐忑,赶紧扭头就跑,留下许院士还在后面边喊边追了我一会。事后再见到许院士时,他让我详细谈谈具体想法,我才放心地给他汇报。此后一年多,许院士亲自论证和查证,多次公开评价这些想法的优点。这种对一个后生的想法如此重视、不断鼓励的大师风范,实为罕见。而我却由于工作性质没再深入研究,枉费了许院士的一番期待。

在我走过的科研道路上,许院士的教导和呵护与影随行。我们交流涉及的研究主题很多,包括重力大地水准面和边值问题,全球大地位W0与大地水准面定义,大地测量全要素极移效应与潮汐基准,高程系统及其适用性,固体潮与负荷形变场,大地测量地质环境灾害监测等等。对面交流、文字沟通逐渐成为常态,必要情况下许院士还亲自撰写论文、制作PPT深入讨论。有一次,许院士亲自做好PPT来我们研究院,在一个很小的会议室专门给包括我在内的4个后生做报告,一讨论就是几个小时,我们院的一些领导和职工都很羡慕。2017年,80多岁的许院士曾专门委托《测绘学报》主编杨元喜院士,就高程系统适用性问题,主动把他的思想和我的想法放在一起,进行专题研讨。这种研讨在当前学术气氛不甚理想的社会背景下显得尤为珍贵。与许院士相处时间越长,越能感受到他学术思想的博大精深。他不经意的一句回答,常常能让人回味无穷,既能感受到对他问题的透彻把握,还能感受到之前他对该领域的深入探索。

许院士是一位**人格魅力的科学家,他热情无私,很擅长发掘年轻学者在学术上的优势,经常主动找人讨论,能让讨论者的学术水平和学术自信在不知不觉中得到提升,我时常认为这需要高超的艺术。他总是目光谦逊,和蔼可亲,神清气爽,我们经常能看见他带着爽朗的笑声,乐呵呵地往年轻人多的地方钻。许院士既是良师,更是益友。

沉痛追悼一代大师许厚泽院士,敬爱的许院士千古!


章传银,2021.9.1

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